【网络媒体走转改】奔跑吧,“外卖小哥”

k8.com开户

2018-10-05

图片来源于视觉中国  新华网北京2月14日电(记者韩家慧)有一个群体▓▓▓,他们风驰电掣▓,争分夺秒;他们态度谦和▓,拼命奔跑▓;他们让几亿人足不出户享受美食之乐;他们撑起超2000亿的市场交易份额。 他们总是把“祝您用餐愉快”挂在嘴边,他们是400万“外卖小哥”,他们是城市里熟悉的陌生人▓。   因为职业特点,人们对“外卖小哥”的感情复杂而矛盾。 听听他们怎么说▓。   朴素的苦乐观  李伟明已经连续两年没回河南老家过年了,今年春节他也不打算回去。

2015年之前他在济源一家焦炭厂上班▓,平时忙于炒股,交往了三年的女朋友跟他提出分手,最后借钱炒股赔了二十多万后,他选择北上。

  来到北京,李伟明先后换了三个外卖平台,但一直没离开这行▓。

一年三百六十五天,平均每天工作10个小时以上,只要不是系统原因接不了订单,李伟明一刻也不愿停歇▓▓。   幸福来自有目标的生活。

每天走一万步以上,大部分时候都是奔跑的状态。

对他而言▓▓,吃饭时间是在晚上十点以后,一天能吃两顿饭就是幸福。   尽管如此,李伟明从没觉得辛苦▓▓,手机提示来了新订单,他又一次精神抖擞▓,充满干劲。

腊月二十七▓▓,大部分“外卖小哥”已经回家▓,李伟明每天能比平时多送二十单左右。   “送外卖付出与收入成正比,2018年再苦干一年就能把债务还清了。

”他说。   送外卖两年多,李伟明有感动也有无奈▓。

有一次,系统派给他一个距离很远的订单,用户下单到送达用了2个小时,严重超时▓,但这位男客户不仅没催单,反而安慰他,“哥们儿,没事▓▓,我几点吃都可以。 ”有时候,他收到客户打赏的几块到几十不等的红包或者几块巧克力,足以让他记很久,开心很多天。   超时肯定着急,但安全第一  对于因超时在电梯里急哭的一位同行,李伟明表示,超时肯定着急▓,尤其就差一两分钟,这也跟个人心理素质有关。

  “外卖小哥”不守规则,在马路上横冲直撞,被吐槽多时▓。 南京交管局的数据显示,平均每天发生涉外卖送餐电动自行车交通事故18起。 某种程度上来说,“外卖小哥”群体正成为新的“马路杀手”▓。

  根据外卖平台制定的规则,“外卖小哥”每个月达到一定的准时率才能拿到一笔奖金和晋级。 同时超时往往引起客户的差评、投诉,导致“外卖小哥”被扣掉更多的钱。   跟李伟明同岁的朱书文就有因为逆行,来不及刹车将一位路人手机碰掉地上,赔款500元的经历。

  不过▓,并非所有的交通事故都是“外卖小哥”的责任。 李伟明曾经就因为一辆轿车急转弯且不打转向灯,自己连车带人撞到车门上,连翻三四圈的惊险时刻。

“我皮糙肉厚,摔几下没事儿▓。 ”他云淡风轻地说。   “有时候系统分来太多订单▓▓,根本处理不完,一些订单超时只能超了,没有办法,要学会取舍,安全始终是第一位的。

”李伟明说。

  跑腿儿也是劳动▓,值得被尊重  以前朱书文会满足客户备注的各种要求,但最近发生的事让他改变了观念▓。   有一次,客户备注让他顺便买包烟▓,他照做了。

因为平时不抽烟,对各个牌子烟的价格不太了解,听错价格的他多转了几块钱给卖烟的老板▓,最后导致无意中多收客户几块钱而被差评。

  事后他反思▓,市场上互联网企业推出的跑腿儿服务▓,收费都是10元、15元起。

而自己为“讨好”客户,付出劳动,却不被理解和尊重,他觉得委屈▓。   狗年将至,朱书文将在除夕夜赶回河北保定与家人团聚。

年后,他会返回北京继续送外卖,但对未来,他没有太多打算。 他对记者说,自己有一个不太可能实现的新年愿望——找到对象结婚▓。

  对于以后的生活,30岁的李伟明表示,会留在北京,但对婚姻,他不向往。 “遇到合适的再说,遇不到,一辈子不结婚也无所谓。 ”(文中人物李伟明、朱书文均为化名)+1。